我的相親對象竟是個賣油條的,我婉言拒絕,得知真身份後…..我怎麼這麼有眼無珠啊

我的相親對象竟是個賣油條的,我婉言拒絕,得知真身份,我悔腸青

我的相親對象竟是個賣油條的,我婉言拒絕,得知真身份後.....我怎麼這麼有眼無珠啊

周末剛回到家,我媽安排我馬不停蹄的進行相親,我沒聽我媽細講,就跑到市裡比較高檔的餐廳跟相親對象見面了,這個人跟我以前相親的人不一樣,有點土裡土氣的。

說的方言也是土裡土氣的,關鍵是我觀察他的手有很多地方燙傷,指甲里有污垢,頭髮也是亂的跟雞窩似的,說真的,我媽以前給我安排的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這個倒是挺奇葩的。

後來了解到,他竟然是賣油條的,我覺得我媽是不是安排錯了,怎麼找了這麼一個人,能配得上我嗎?

我家境還行,我爸媽都是公務員,我也是兩手不沾陽春水,想到我和他在一起炸油條的景象,我渾身起雞皮疙瘩,但是他對我倒是挺熱情的,問我這,問我那,還誇我比照片漂亮,要我微信和電話。

我心裡暗暗一笑說:「說真的,這位先生,我不是看不起你,我覺得你養不起我,我生活水平高,也吃不了苦,所以我家裡還有點事,就先失陪了。」

我火速離開也沒看到他臉上是什麼表情,但是後面傳來一身沉沉的嘆息聲。

後來我終於相到一個差不多條件的人,他是個工程師,碩士畢業,但是脾氣不太好,在生活中也不讓我,但是誰讓他是碩士畢業呢,我只能遷就一下了。

這天,他有應酬,讓我陪著客戶一起去吃飯,後來無意中碰到那個賣油條的,這個賣油條的穿的西裝革履,頭髮也整理了一下,竟然還有點帥氣。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,就走到他面前說:「你是在這家餐廳炸油條?」

沒想到我這個碩士的男友恥笑我:「說什麼呢,這是李總,這家餐廳的老總,我們要合作一個網上項目,價值好幾百萬,你別摻和,上一邊去。」

我當時獃獃的站在原地,後來這位李總還是很有禮貌的握了我一下手。

後來去洗手間的時候碰到他在走廊吸菸。

我一臉愧疚的說:「對不起,當時我….」

李總說:「沒有對得起,對不起的,當時我沒透漏身份,也故意沒整理形象,讓你認為我是個賣油條的,其實我也就是個賣油條起家的,但我希望我的愛情是純粹的,當時看到你,也挺喜歡你,但沒辦法,沒緣分,希望你和你現在的男友走得更遠。」

說完他就掐了煙往包間裡走去。

我現在腸子都悔青了,怎麼這麼有眼無珠,我狠狠的打了我兩個巴掌。

來源:thegreatdai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