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病危一直不能好起來,弟弟跟弟媳日夜不離守在病房!弟媳說了一句話,我把他們趕出醫院…

母親病危一直不能好起來,弟弟跟弟媳日夜不離守在病房!弟媳說了一句話,我把他們趕出醫院…

母親病危一直不能好起來,弟弟跟弟媳日夜不離守在病房!弟媳說了一句話,我把他們趕出醫院...

我跟老婆結婚已經十年。

這十年來,老婆跟我母親的關係處理的非常好,我心存感激,因為她知道,

母親守寡三十多年把我和弟弟養大,雖然她有固定工作,但是靠她一個人把我們兄弟倆拉扯大,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學業有成回家在母親身邊工作,這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
由於親眼目睹母親的不容易,我和弟弟從小就發誓,長大後一定要賺好多好多錢,讓母親晚年過上幸福富裕的生活。

小時候儘管我和弟弟沒有父親,但在母親的呵護下,我們兄弟倆並沒有覺得沒有父親的生活有什麼遺憾,母親在我們心裡,即是母親,又是父親,用她那柔弱的身軀替我們遮擋著風風雨雨。

我們長大了,也成家立業了,而母親終於倒下了,患了很嚴重的雙腎衰竭病。

我弟弟知道母親得了重病後,和弟媳婦連夜趕回來了。

我弟大學畢業後,在外地打工,找了當地女孩結婚,兩個人在那買了房子,不過還欠著房貸,生活壓力其實也挺大的。

我弟媳婦是個非常厲害的女人,她和我弟結婚時,就因為我媽沒有給她彩禮錢一直耿耿於懷,結婚多年也極少回來看我母親。

我沒想到,這一次回來,我弟弟和弟媳婦竟然兩個人輪流守在母親病床前十多天,幾乎是日夜不離病房,我和老婆想照顧下母親,夫妻倆都不讓,為此,我和老婆都挺感動的,老婆還說以前是我們誤會弟媳了。

母親病危一直不能好起來,弟弟跟弟媳日夜不離守在病房!弟媳說了一句話,我把他們趕出醫院...

就在醫生髮了病危通知單的當天,弟媳竟然一反常態,她不僅跑去母親住的家裡翻箱倒櫃,最後還在把病房裡也翻了個遍,最終,她終於忍不住跟我們攤牌了。

「大哥,大嫂,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,婆婆退休十幾年,每個月都有五千多的(約2萬5千台幣)退休金,為什麼我們找不到她的存摺?是不是婆婆在住院前把錢都給你們了?」弟媳每句話都帶著火藥的味。

我和老婆一臉驚愕地瞪著弟媳,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。

母親這些年從來沒有向我們要過一分錢生活費,過年過節她還要給孫子孫女們包紅包,加上這十年來身體不好要吃藥,母親每月五千塊錢(約2萬5千)的退休金確實是不夠花,母親這些年才存了三萬塊錢。(約15萬台幣)

母親在住院的前幾天,就把三萬塊錢(約15萬台幣)交給我了,我拿這筆錢給她交了住院費。

來源:thegreatdaily